“母舅”駐所 “碼上”解紛

豐城市公安局創新機制推動矛盾糾紛有效化解

來源:  新法治報     |    日期:  2023年11月14日     |    制作:  何山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核心提示:

  “雙方都平復一下情緒。”

  “花費時間在吵架上,閉店虧損的可不止120元哦!”

  “各退一步,海闊天空。”

  “……”

  11月13日,豐城市公安局河洲派出所“母舅駐所調解室”,在母舅調解員、退休民警鐘保根的調解下,一場糾紛在雙方相視一笑中煙消云散。

  “在我們豐城,母舅便是舅舅的意思,豐城人結婚、分家、化解糾紛等都會請母舅當座上客,用‘母舅坐上’的文化習俗與本地矛盾糾紛調解深度融合,從名字上便拉近了雙方當事人的距離,讓群眾感到親切,同時,由專業的“母舅”進行調解糾紛,切實做到矛盾不上交。”豐城市公安局河洲派出所教導員朱可夫告訴記者。

  今年7月份以來,豐城市公安局因地制宜,緊緊依托“母舅坐上”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品牌,探索形成“母舅駐所、母舅住村、碼上解紛”工作機制,在派出所、村(居)委會設置“母舅駐所調解室”“母舅住村調解室”,大力推動非警務警情分流聯動,著力構建矛盾糾紛多元化解、基層社會協調共治新模式,有效實現了群眾滿意和民警減負的雙贏格局。機制運行以來,全市矛盾糾紛化解率由63%上升至98.5%,群眾電話回訪滿意度高達99.5%。

  非警務警情分流處置

  “群眾報警幾乎有三分之一是糾紛類警情,小兩口吵架、堂兄弟建房矛盾、鄰居家的狗吵鬧等一系列雞毛蒜皮的小事兒,群眾都會打電話找警察處理,有時候民警一調解就是兩個小時,根本沒有時間去處理別的警情。”豐城市公安局河洲派出所教導員朱可夫告訴記者。

  針對群眾急難愁盼的矛盾糾紛等問題,今年以來,豐城市公安局創新探索非警務警情分流處置新路子,在市綜治中心派駐5名民(輔)警成立公安專班,將群眾求助類非警務警情分流至“12345”熱線辦理、對接市綜治中心調處矛盾糾紛類非警務警情事宜;在全市32個派出所設置“母舅駐所調解室”,在全市矛盾糾紛較多、基礎條件較好的64個村(居)委會設立“母舅住村調解室”,統一承接調處矛盾糾紛類非警務警情,構建起市鎮村三級全覆蓋的非警務警情分流處置新格局。

  與此同時,“母舅駐所調解室”由各鄉鎮(街道)在本轄區調處矛盾糾紛的品牌“母舅”庫中遴選,選派3至4名調解經驗豐富、工作認真負責的品牌“母舅”常駐派出所,24小時承接派出所矛盾糾紛類非警務警情。“母舅住村調解室”則由村(居)委會從本村德高望重的“五老人員”和退休干部中選派住村“母舅”,隨時開展矛盾糾紛調處工作。

  據朱可夫介紹,“母舅駐所調解室”實行“常駐+輪駐+隨駐”相結合的工作方式,除常駐在派出所的調解矛盾糾紛“母舅”外,視矛盾糾紛數量、類別和復雜程度,由鄉鎮(街道)政法委員協調調度鄉鎮部門和市直單位,采取“輪駐”“隨駐”的方式進駐到駐所調解室,參與到矛盾糾紛調解工作中來,可調處的矛盾糾紛事項實現全覆蓋。

  “謝謝您,幫我們解決煩心事”

  11月13日,記者來到豐城市公安局河洲派出所,在進大門直走50米處的地方,見到了該所由平房搭建設立的“母舅駐所調解室”,調解室正門的半透明玻璃門外,記者看到里面坐著三個人,一位“母舅”正襟危坐在正上方,左右兩邊分別坐著一男一女,調解“戰況”略顯激烈。

  打過招呼后,記者也坐在一邊旁聽這場矛盾糾紛調解。原來,是房東與租客的關系,男租客租賃了女房東一樓店鋪開了一家理發店,前幾天,店鋪衛生間的下水道堵塞了,男租客隨即找來維修師傅修理,花費了120元修理費,修理師傅告訴男租客,下水道堵塞的根本原因不在一樓店鋪。

  得知該情況后,男租客認為,120元修理費用應當由房東與其平攤,加之女房東家養的狗平??偠自诘觊T口叫喚,心有不滿,便一同找房東理論,沒想到房東并不同意與其平攤。在雙方各執一詞的情況下,便來到了“母舅駐所調解室”。

  這場糾紛的母舅調解員,是豐城市公安局鐵路派出所的退休民警鐘保根。

  在鐘保根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地耐心調解下,兩小時不到,雙方現場達成了和解,男租客自愿承擔120元修理費,女房東也表示回去后將狗用繩子拴起不再隨意放養。

  最終,雙方簽字畫押,握手言和。

  “謝謝您,幫我們解決煩心事。”臨走時,雙方不約而同地向鐘保根道謝。

  這樣的矛盾糾紛在“母舅駐所調解室”已是家常便飯,母舅調解員每天從進調解室的那一刻起便忙不停歇,有時候一調解就到了下午,常常自動忽略飯點,力解群眾糾紛,因此,調解室辦公區里墻上群眾致謝的錦旗也一天比一天多。

  2382名“母舅”活躍一線

  設立“母舅駐所調解室”容易,但做好一名母舅調解員卻并不是件容易的事兒。

  62歲的鐘保根告訴記者,群眾之間的矛盾很多是因為一件不起眼的小事一觸即發的,母舅調解員需要站在公平的角度就事論事,找準雙方當事人的矛盾點、訴求點,將問題攤開說,同時,讓雙方站在對方的角度思考問題,相互理解。

  值得一提的是,鐘保根此前在鐵路派出所多年的基層工作,讓他在面對群眾的各類糾紛問題上積累了扎實的經驗基礎。

  除此之外,熱愛調解工作,盡自己的能力幫助群眾做更多的事,是鐘保根作為母舅調解員的最主要原因。

  豐城市河洲街道河洲社區的網格員劉靜也是其中一名經驗豐富,調解能力強的母舅調解員。

  記者了解到,劉靜在作為母舅調解員以前,做過不少工作,當過設計師、開過網店、做過話務員……各種各樣的職業生涯,讓劉靜在處理矛盾糾紛上更加得心應手。

  此前,一位農村婦女想將其購買的保險理財錢款取出,便找到保險公司人員取款,但該婦女購買的保險還未達到存款年限,且按規定中途并不能取出,于是雙方便起了爭執,來到“母舅駐所調解室”后,劉靜正巧之前干過類似的保險工作,用通俗易懂的語言向該婦女解釋清楚了這份保險的性能,最終將雙方的矛盾成功化解。

  “面對不同年齡不同性格的群眾,需要采取不同的方法應對,調解糾紛是很費精力的一件事,必須全身心投入其中,直擊重點突破。”劉靜說。

  當被問到作為母舅調解員有何感受時,劉靜表示:“雖然這里每天人來人往跟個菜市場一樣,但在用心解決了群眾的矛盾后,群眾離開時大都是笑著跟你道謝離開的,得到群眾的認可和贊許,那一刻,內心特別有成就感。”

  如今,像鐘保根、劉靜一樣全心全意為民解糾紛的母舅調解員在豐城市已遍地開花,有2382名母舅調解員活躍在一線調解糾紛,為民解憂。

  此外,為讓解紛服務更加便民化、多元化,豐城市公安局還推出“母舅坐上”解紛碼小程序,推行“解紛碼+網絡法庭”解紛模式,同時將“母舅駐所調解室”“母舅駐村調解室”全面接入政府專網、視頻專網等,與市綜治中心、110指揮中心等平臺互聯互通。

  群眾在遇到矛盾糾紛時,可掃下“母舅坐上”解紛碼,市綜治中心將根據矛盾問題調度品牌“母舅”、金牌律師視頻連線進行調解,實現糾紛網上調、事情網上辦,讓老百姓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專業的糾紛調處和法律咨詢服務。

(文/圖 楊根龍 溫婭 全媒體記者黃建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