撫州檢察第一檢察部被最高檢記集體一等功

來源:  新法治報     |    日期:  2024年01月31日     |    制作:  熊瑋     |    新聞熱線:  0791-86847195

原標題:

堅守公平正義 彰顯檢察溫度

撫州市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踐行司法為民被最高檢記集體一等功

歲月更迭,四季變換,自2019年組建至今,撫州市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以下簡稱“第一檢察部”)已經走過了5個年頭。5年來,他們承擔了刑法條文中483個罪名的80%以上的案件辦理及指導工作。因工作表現突出,先后被最高人民檢察院、江西省人民檢察院評為全國、全省檢察機關掃黑除惡專項斗爭優秀集體。近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為撫州市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等105個先進集體記集體一等功。

“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是他們不斷前進的動力。這個擁有3名員額檢察官、2名助理和3名書記員的集體,每天都有不同精彩的辦案故事上演,但始終不變的是堅守公平正義的決心與司法為民的初心。

第一檢察部討論案情

除毒瘤

“今后我們可以安心做生意、過日子了。”群眾的心聲背后,是第一檢察部與黑惡勢力斗爭的日夜。

這是一起全國掃黑辦、最高人民檢察院雙掛牌督辦的案件——“8·23”專案。

2022年3月的一天,一起重大涉黑案件主犯施某被泰國警方抓獲,亟須引渡回國,撫州市公安局需要立即提請檢察機關審查逮捕。

收到任務后,撫州市人民檢察院黨組書記、檢察長溫珍奎第一時間作出部署,第一檢察部兩名同志立即趕到撫州市公安局緊急閱卷。但從證據來看,公安機關取得的證據材料并不符合批準逮捕的條件。

怎么辦?時間緊任務重,第一檢察部所有同志一致放棄周末休息,再次對所有案卷進行梳理,最終引導公安機關在3天之內將施某涉嫌的另外一起犯罪事實證據固定,順利對其批準逮捕。

此后,辦案組十余名成員先后趕往上饒,開啟了長達半年的異地合署辦公。

通過查閱數百本案卷,每晚與公安辦案組同志召開碰頭會,大家抽絲剝繭詳細梳理出了上百條線索,并向公安機關提出了300余條書面引導偵查意見。

過程并非總是一帆風順。在對該案兩名犯罪嫌疑人進行罪名認定時,辦案人員們發生了爭執,都不肯讓步。對此,辦案組臨時黨支部立即召開主題黨日活動,幫助大家重拾信心。另一方面,省人民檢察院第一檢察部給予及時指導,讓大家對案件存在的問題進行了精準分析、對團伙組織層級作出了細致甄別。

鏖戰半年之久,查明全部事實后,“8·23”專案最終按照既定計劃順利移送審查起訴。該案第一批起訴判決的42名被告人全部自愿認罪認罰,無一人提出上訴。

“你們將社會毒瘤拔掉了!今后我們可以安心做生意、過日子了。”事后,上饒市人民群眾拍手稱快。

辦鐵案

堅守公平正義,讓犯罪分子得到應有懲罰,這是檢察官義不容辭的職責和使命。

李某退休后,成為了犯罪團伙的高級參謀。表面上,他受聘于一家企業從事管理工作,實際上這家企業卻在幫助犯罪團伙進行資產轉移。

案件一審認定李某犯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及徇私枉法罪,不服判決的他進行了上訴,并要求律師為其作無罪辯護。

李某對于法律條文十分熟悉,反偵察能力也極強。面對檢察機關的審查,他一直表示自己只是個打工者,完全不存在主觀故意。以至于該案在第一次開庭時,法官也認為證據不夠充足,難定其罪。

該如何突破?巨大壓力撲面而來。

此后,第一檢察部辦案檢察官決定改變策略!重新研判法律相關罪名的構成要件,從現有的證據中組織證據。

“當‘后悔’‘認罪服法’的字眼從上訴人口中說出時,‘正義永遠不會缺席’這句話久久回蕩在我們心中。”在二審開庭中,第一檢察部辦案檢察官們通過重新舉證的方式對上訴人的無罪辯解理由一一進行了回應,最終擊潰了李某的心理防線,成功對其進行了有罪指控。

解心結

在撫州,檢察官每年辦理的因鄰里糾紛、家庭矛盾等引發的輕傷害案件不在少數。案件雖“小”,但不能小看。

“對民間糾紛引發的輕微刑事案件,要‘熨平’矛盾,解開心結。雖然比一訴了之耗時耗力得多,但卻能真正消弭矛盾,在依法辦案的同時贏得人心。”該院第一檢察部主任楊希告訴記者,2022年2月,在該院黨組的統籌部署下,他們在全省率先探索出臺辦案指引,明確寬嚴相濟的案件類型和范圍,落實認罪認罰從寬制度。

辦案指引從起草到正式出臺前后歷時3個多月,他們在崇仁、宜黃、南豐、臨川組織召開了座談會,充分聽取了各縣(區)檢察院刑事檢察部門和公安機關及人民法院的意見。其間,省人民檢察院也給予大力支持和指導,提供了諸多有益建議。

最終,辦案指引對10個常見罪名的捕訴標準作出了具體規定,同時列舉了不捕案件社會危險性和不訴案件情節輕微的具體情形。

“有了指引,我們辦起案子來更踏實了。”指引出臺半年后,全市的訴前羈押率從原來的倒數躍至前列,該市基層辦案檢察官也常常感嘆。

不捕不訴不等于不處理。為防患于未然,他們還推動在全市范圍內運用電子手環對采取非羈押措施人員進行監管,300套升級版電子手環及非羈押數字監管平臺,改變了傳統人盯人模式,實現了云在算、人在核、數字在監管的格局。截至目前,平臺已對70余名犯罪嫌疑人實施了數字監管,沒有發生一起脫管漏管事件。

目前,撫州市人民檢察院又在全省率先試行構建社會危險性量化評估體系,并制定了“初步確定指標——已辦案件驗證——調整指標——在辦案件再驗證——再調整指標——試行——再調整并確定指標體系——實施”8個試行程序階段。

“我們擬通過設置犯罪性質、罪后表現、犯罪嫌疑人自身情況等相應的指標和分值,對行為人的人身危險性、再犯罪可能性和妨礙訴訟可能性進行量化,確定其社會危險性程度進而決定是否對其采取羈押措施,最大程度確保檢察機關逮捕案件質量。”楊希如是說。

“局內人”

“我們是公訴人,卻又不只是公訴人。”辦案中,第一檢察部同志不僅要考慮追訴違法者,還要保護無辜者、挽救失誤者。

被告人孫某因家庭矛盾與其妻發生口角,爭執中,孫某將妻子殺害。兩人留下的3個子女無人照料,只得送往福利院。正處學齡期的他們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家庭變故,面臨輟學。

于是,第一檢察部辦案檢察官向綜合業務部門移交了司法救助線索,最終孫某家人得到了20萬余元的司法救助金。

得知孩子們今后生活無憂后,一開始還拒不配合的孫某頓時心生感激,當場表示愿意認罪認罰。

“想當事人所想,解當事人所急,我想,這就是堅持和發展新時代‘楓橋經驗’最直接高效的路徑。”楊希說,“如何更好地貫徹寬嚴相濟刑事司法政策,第一檢察部一直在探索,絕非喊喊‘口號’。”

2021年,劉某甲與劉某乙兩兄弟因在爭議土地上建房發生矛盾,進而大打出手,導致劉某乙輕傷二級。

該案一審認定劉某甲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一年,劉某甲不服提出上訴。辦案檢察官閱卷后的第一考慮是,雙方本是熟人,有和解的基礎,能不能化干戈為玉帛?

之后,檢察官與他們分別交流了多次,原來他們都有委屈??粗?0多歲的劉某甲流著淚說不想老實本分了一輩子,最后卻被當成壞人時,檢察官才意識到,自己看似公平地在處理這個案件,但其實完全是個“局外人”。

將自己擺進去!檢察官一邊釋法,一邊講述六尺巷的故事,還站在當事人的角度幫算了一筆人情、人生賬。很快,在多方聯動配合下,兄弟倆和解方案定了下來。案結、事了、人和寫在了二人逐漸舒展的面龐上。

“我們滿懷熱忱將光和熱傳遞出去,以脈脈溫情為群眾排憂解難,是一件特別有價值的事。”采訪結束時,楊希笑著說。(文/圖 何茶花 平新河 全媒體首席記者劉宇琦